一次开天眼的经历

17年冬至18年初的时候因为新冠疫情被隔离在家中,哪也去不了,全国基本都这样。
也就是在家的那段时间 鼻炎不知道怎么得又严重了,父亲看到我不停嗦鼻子,就不停说我,要弄好,不然遭嫌弃,其实也不是没有看,看了很多家医院也不曾看好过,总是反反复复,于是 父亲便带我去雨凇淹的庙里求签开药,庙里师傅了解了下详细情况,说这种问题很常见,就指着山脚下某某家的门口有,就是哪种带刺的刺球,学名叫苍耳,用它来煮水洗鼻子,于是照办。
可以大袋子洗完了也不见效果,突发奇想,鼻子流鼻涕不是寒气入侵吗,那艾叶不刚好是驱寒的,不妨试试,家里又种了许多艾叶,于是就用电水壶开始煮,也实在找不到好的办法,起初是煮好的水倒到脸盆里,把脸凑进去熏,发现效果不好,索性就直接把鼻子对着烧水壶的口把热的水蒸气往鼻子里吸,像吸毒那样。效果微微有些,就尝试半个多月。
就在这期间有一天晚上凌晨四五点的时候发现了鬼压床,最早那是在小时候才发生,往后的二十几年就没发生过,但现在没有以前害怕了,以前是压得根本没法动,这次有些不一样,在努力抬起手脚 都没法动,在尝试抬头的居然能够抬起来,而且在尝试抬头的同时,耳朵伴随着很大的嗡嗡嗡震动声音,意识完全是清醒的,当时害怕会发生什么事情,也就没继续操作下去,也就浑身一用力,就醒了,然后第二天同样的时刻还是发生了类似的情况,这次不顾那嗡嗡震动声音了,直接用力将头往上抬,但很轻,感觉头并不是真的抬起来,大概抬了接近45度的时候突然眼前出现了一个屏幕,方形的圆角,像极了电视,很确认并不是通过眼睛看到,确认眼睛是闭着的,还尝试挤了下眼睛,他发出来的光很柔和并没有液晶电视那么刺眼,看上去很舒服,上面有画面,画面内容是两只松鼠在台阶上跳舞,像动画片,下面还有一行滚动的字,但看不出来是什么语言写的,像经文一样,过了持续十几秒,画面逐渐模糊,才把意识的头放下,就全醒了,才意识到刚才头并没有抬起来。
于是 在网上搜索相关内容 是于松果体有关,就在qq上搜索相关的交流群 并把发现的情况发布在群里,有个网友 说他也遇到相同的情况,于是叫他微信 继续聊,得知他叫潘杰,随后经常跟他交流相关的事情,他推荐我看一本书《生命之花的古老秘密》随后便在喜马拉雅上搜找相关灵性介绍的书籍如饥似渴的听起来。

结合所有了解到的知识 总结如下。
松果体 是人类数千年来几乎被遗忘的第三只眼,由于缺乏使用,几乎接近退化,松果体能结合意识控制,并接收和显像的作用,
而气功(炁功)的炁,也就是意识流经之处为炁,所谓妖魔鬼怪和得道上师基本都是通过发射特殊能量来让人松果体显像,几乎退化的 松果体就像是 接收能力很弱的电视机天线,不经训练是没法直接接收宇宙的信号,但如果发送者信号较强时 一般人都能够呈像,然后很多邪教徒就是通过这些特殊能力去追随他们的教主,特斯拉 也是通过这一功能在冥想的时候接收到了宇宙知识。
文字功底不好,一般没有见到该种景象的人是很难去相信,就像我以前没经历这些事一样。

标签: none

添加新评论